免責聲明: 金色財經作為開放的資訊分享平臺,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色財經平臺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
APP
中國版App下載 Android & iPhone
金色專欄
  • 專欄申請

波卡生態還在發展早期:“平行鏈季” 是一個開始

最近,波卡聯合創始人 Rob Habermeier 做客著名媒體 The Block 的播客節目「The Scoop」,和主持人 Frank Chaparro 聊了聊對波卡和波卡生態的最新觀點

PolkaWorld 將播客的主要內容整理成了文字版,由于篇幅限制將分為上下兩篇發布。本文是上篇,主要聊了:

波卡作為 Layer 0 區塊鏈的愿景,是讓平行鏈可以聚焦于自己的產品

波卡生態還處于發展的早期階段,“平行鏈季” 只是一個開端

波卡生態發展的挑戰:如何招攬和培養開發者人才、如何有組織地增長

現階段哪些應用會給生態帶來較大影響

零知識證明的意義和簡單解釋

Frank:我們從聽眾那里收集了很多意見,來了解大家想聽什么。很多聽眾都想聽圍繞 Layer 1 的深刻見解,想更多地聽聽開發者的看法。比如他們在做什么,上線以后有什么最新消息等。所以在這次的播客中,我們會先從一些入門概念聊起,然后深入聊一些你們正在著手解決的一些點。

我們開始吧。Rob 你可以介紹一下自己,和 Polkadot 在做什么。

Rob:好的,謝謝 Frank,很高興來到你們的節目。我是 Rob,我在 Polkadot 成為 Polkadot ?之前就加入了這個團隊。我的背景是加密領域研究員和開發者,在分布式系統方面工作了很久。

和很多在 Polkadot(波卡)領域的人一樣,我們都有一些硬核科技的背景,我們是創造者和建設者。我們做 Polkadot 的方式是,去想 “從技術上說可以做到什么樣?還有哪些東西還沒做好?現有的系統有哪些限制?” 然后我們從這些問題出發去迭代 Polkadot。

我們把 Polkadot 稱為 “元協議(Meta Protocol)”。所以我們其實并不把 Polkadot 當成 Layer 1 的鏈,而是把它當成 Layer 0 的鏈,它是核心基礎設施

Frank:我想再聊聊你說的 Layer 0。我覺得你們在做的事兒是提供一個協議,讓很多不同的區塊鏈可以在上面生長和運行。你們是在第一次迭代時就提出了這個目標嗎?或者說你們當時環顧區塊鏈世界,發現它沒有按照應該的方式去發展?

Rob:沒錯,是這樣的。我們可以看到當時的區塊鏈生態的情況。

一是有很多人都在創建區塊鏈,可能是支付的鏈,可能是專門為智能合約創建的鏈,可能是身份的鏈等等。但是并沒有真正的可以連接起這些鏈,并且創造網絡效應的方式。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一些鏈想包攬所有的事,想成為全能的鏈。而這就帶來了巨大的工作量,因為他們不是在創建一個產品,而是在同時創建四五個不同的產品,無法去很好地定義自己的核心競爭力。

所以,如果你想去探尋區塊鏈生態應該去向何方,這也是我們在創建 Polkadot 的時候在想的事,那就是創建一個環境,讓所有的團隊可以真正聚焦在他們的核心競爭力上,并且做好那個產品。比如做專門的超快支付產品,真正好用的智能合約產品,很棒的身份產品等。而且讓這些產品不僅是待在自己的 “泡泡” 里,而是把它們都聚到一起。也就是說去建立這樣的消息傳遞基礎設施,讓用戶可以利用各種產品提供的這些服務來建立應用,從而做出更好的產品來。

所以你可以把 Polkadot 看成是一個動態發展的平臺,而且是去中心化的。隨著時間推移,隨著用戶部署更多我們稱為 “平行鏈” 的有著專門功能的實用鏈,這個平臺會獲得越來越多功能和子產品。

Frank:Polkadot 上有哪些爆發式的應用了?我確實看到這個生態有很多融資事件,也出現了很多你提到的平行鏈。但是如果我們想想,以太坊有 “DeFi 之夏”,我們看到了像 Aave 這樣的協議,剛出現不久就達到了很大的規模,這是令人難以想象的。同一時間 Polkadot 生態有哪些應用呢?

Rob:波卡的生態還處于非常早期階段,我會說 “平行鏈季” 只是一個開始。之前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聚焦在開發核心的技術。現在我們已經把最初版本的平行鏈部署到了 Kusama 網絡上了。之后我可以再細講一下 ?Kusama 網絡,本質上它就是一個原型,是一個早期版本,是技術的驗證場所。

現在已經有五六條平行鏈部署到了 Kusama 網絡上,這些平行鏈專注于 DeFi、智能合約、Layer 2 擴容、身份、使用安全硬件的安全計算等。這些就是我們看到 Polkadot 上涌現出的第一批項目的一部分。過一段時間,我們會看到這些項目獲取到自己的社區,發展社區,讓更多的應用建立在它們之上。

我們在早期會看到的會是現有的應用的鏡像映射,大家會去找在比特幣或以太坊生態中有哪些已經成功的事情,然后試著在波卡中進行復制或模仿。而過一段時間后,大家可以找到一些在波卡中能做,而在其他平臺不能做的事。其實就是用戶去利用新的基礎設施、新工具、新方法來構建應用,這些應用依賴于高度專業化的、特定用途的區塊鏈,而不是基于一些非常通用的鏈,比如智能合約平臺。

Frank:獲得創建這類應用的必備能力有多難?我在很多大會上都經常聽到,其他的一些 Layer 1 的鏈會去贊助以太坊會議,來吸引開發者的眼球,因為區塊鏈開發者的池子實在太小了。你們怎么應對和解決這個挑戰呢?

Rob:是的,我覺得我們用 Rust 編程語言其實加劇了這種情況,但從根本上來說這是一個很棒的選擇。

我認為,重要的是要區分用以太坊智能合約語言 Solidity 編寫應用所需的技能集,和你創建一個以太坊所需的技能集。這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一個是關于創建一個共識系統,另一個是關于使用它。這就像編寫一個 Web 瀏覽器與編寫一個網頁一樣。你得要掌握完全不同的技能。

我們已經深入大學和大學建立合作伙伴關系,還有深入 Rust 社區。我們的方法是,我們可以建立一個非常強大的核心研究團隊,他們自己不是軟件開發者。有一些軟件開發者可以作為核心研究團隊之間的橋梁,他們是能夠消化論文、有創建加密系統的經驗、有創建分布式系統經驗的人。然后我們用這些人,來培訓和監督由具有系統開發背景的 Rust 開發者執行的技術。

這就讓從相當窄的人才庫中吸引人才變得更加容易。比如你去想 Rust 和區塊鏈的交叉點。現在對 Rust 開發者的需求越來越大。看到目前的情況真的很高興,比如大型科技公司,像蘋果、亞馬遜、谷歌都在招聘盡可能多的 Rust 開發者,這就是是我看到的情況。而我們其實很早就在找 Rust 開發者,我們從 2016 年就開始用 Rust 了。我認為隨著這一趨勢的出現,市場已經變得更好了,所以可以讓我們獲得優秀的人才。

Frank:除了招聘之外,還有哪些其他哪些挑戰可能會阻礙你們達到你之前說的 “平行鏈季” 之后的下一個階段?

Rob:我覺得很大的一個點是我們怎樣組織化地增長。在過去的 4 年中,做了 Polkadot 大部分開發的 Parity Technologies 已經發展成了 180 多人的公司。我們一直在招聘,在增長。我們也在嘗試以社區為導向來平衡這種增長,因為我們的最終目標,是創造一些適合未來幾十年的東西。

我們已經從頭開始制定出了一個具有適應性的協議,這個協議可以由社區進行治理,這意味著它不僅僅是由一家軟件開發公司監管的事情。我們必須圍繞它創建各種機構、規范、管理主體、標準等。我認為這將是讓區塊鏈走向主流并確保區塊鏈繼續存在的關鍵挑戰之一,尤其是在這一輪新的 Layer 1 和 Layer 0 平臺出現的時候。就像我之前說的,比特幣和以太坊內部都結合得很好了,但是需要另一個新的領域,一個新的項目來橋接起他們之間的鴻溝,而我們 Polkadot 的目標就是彌合這條鴻溝。

Frank:我覺得還需要做的一件事,是沉淀或者創造一個關于 “你們是做什么事兒的” 的市場信息。當投資者想到比特幣的時候,他們會想到 “數字黃金”,而以太坊則把自己定位成 “數字石油” 。可以說,這類的描述有一些附著力,幫助大家識別和理解它們在做什么事。你覺得Polkadot 有這類的描述嗎?

Rob:我會把 Polkadot 描述成 “為永不停歇的應用而生的平臺”。這些應用不會墮落,不需要持續的監管和監督,因為它們自身作為區塊鏈上永不停歇的程序就可以做到那一點。我會說這個描述和以太坊的挺像的,但是有一個主要的差別。我們在做的事就是將區塊鏈的安全性商品化,我們讓攻擊區塊鏈和攻擊它上面的應用變得更困難。

Frank:那么哪些應用,是你覺得會對目前的系統帶來最大影響的?

Rob:我覺得 “身份” 會變得很重要。我看 “什么會對目前的系統帶來最大影響” 這個問題的方式是,我會去思考人類協作的流程。其中一件事就是自動化,也就是我們目前已經進入的數字時代,我覺得關于這個很糟糕的一件事就是,它去除了微妙的溝通形式的可能性。

有一個概念是 “社交資本”,也就是人們如何合作和協同,從而為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本質上說,當你去看一個區塊鏈平臺,它其實是一個由人組成的機構,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協同游戲。當你帶著這個角度去看,你可以創造什么價值的時候。我們作為一個區塊鏈平臺提供的終極服務,就是提供人們創造其自己的游戲規則的能力。所以區塊鏈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把創造規則的權力民主化了

我們的目標就是去創造一個框架,最大程度地擴大大家可以創造的游戲的范圍。不好意思繞了一大圈才回到這個話題。我認為識別人們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支付人們費用的能力是很重要的,還有治理的能力,為形成的群體創造共同資產和共同的治理結構的能力是很重要的。

Frank:你是在說人臉識別嗎?

Rob:不是,我是在說 Proof of Uniqueness,不管是以什么樣的形式,不同的應用會需要不同形式的身份。

Frank:有意思。那么身份這個領域目前的情況是什么樣的?區塊鏈可以怎樣改進它?

Rob:現在有一些有趣的項目。就像愛沙尼亞的 EID(電子身份證),你可以擁有自己的私鑰,而這個證件又是由大型組織,由國家擔保的。這是一件事,我覺得這遵循了一種趨勢,就是可以創建用戶擁有自己隱私的系統,但這個系統由一些知名團體來提供支持。你可以創建自己的指標,來評估用戶是否可信。

對于這種場景,現在已經有的零知識證明技術就很有用。例如,你可以證明某個人的年齡超過 了 21 歲,如果他們要喝酒的話。也可以證明他們的年齡超過了 25 歲,如果他們要租車的話,而你又不實際透露那個人的年齡。這有點像一個建立在波卡上的叫 KILT 的項目正在做的事,就是能夠證明關于用戶的不同類型的聲明,而又不會真正透露太多關于用戶的信息。

你可以有不同類型的應用,可能想要設置一些限制,比如 “該用戶來自哪個司法管轄區?他們是什么背景?他們有資產嗎?他們有抵押品嗎?” 等等。KILT 可以揭示所有這些問題,但又不用讓所有這些信息完全透明。

Frank:所以這其實是一種把隱私交還給用戶的方式。

Rob:是的,就是這樣。而且讓用戶在需要的時候,可以選擇性地證明自己。

Frank:對于一些不熟悉這個技術的聽眾,你可不可以解釋一下,“能做到揭示某件事 ,但又不透露所有事” 這背后的數學和計算機科學原理是什么?可能解釋起來會很復雜,但是可以試試。

Rob:好的。歸根結底,零知識證明就是對某個秘密有許多的承諾,它是某種屏蔽值(masked value)。就像有一個真相,有很多人為這個屏蔽起來的真相做出承諾,對于不同的人,用了不同的方式來屏蔽。它不是像凱撒密碼(Caesar cipher)那樣,A 永遠都替換成 M,這樣你一看到 M,就知道它原來是 A。而零知識證明不是這樣,對于我,可能 A 顯示成了 B,對于你,A 又可能變成 X,你不能看到密文就猜出原文是 A。

你可以寫一個小程序,你提供屏蔽后的數據,比如我的屏蔽后的年齡、屏蔽后的生日、屏蔽后的籍貫,然后這個程序會給你一個 “是/否” 的答案,比如這個值是否高于某個限制,是否低于某個限制,是否在某個區間內。你可以編寫這些叫做的電路(Circuit)的程序。很酷的地方在于,你可以證明你有這個電路的答案,你有能讓這個電路回答 “是” 的東西,而你又不用暴露這個數據本來是什么。這就是零知識證明技術。

零知識證明這項技術還在進化中,就是大家所說的 “Moon Math”,有很多高難度的問題,它成為一個活躍的研究領域已經有四五十年時間了,不過在過去十年中的進展十分可觀。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發表評論
0/140
發布評論
評論
文章作者: / 責任編輯: 我要糾錯

聲明:本文由入駐金色財經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金色財經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金色財經 > 區塊鏈 > 波卡生態還在發展早期:“平行鏈季” 是一個開始
球神直播